「在第二次國際短途錦標賽的入閘前,我望向觀眾席,見到一片綠黑色組成的人海,實在讓我感動不已,於是我向他們握拳,這實在不是我的一貫風格。」

「當我知道我們贏得該場比賽之後,來自觀眾的怒吼,來自幾萬人一齊所發放出來的力量,那種感覺實非筆墨所能形容。與其說是為我們歡呼,倒不如說香港人在為自己喝采。」

以上就是高雅志對精英大師的形容。

精英大師 1

雖然精英大師不算是空前絕後,至少在牠之前有祿怡及同德,之後又有蓮華生輝,不過精英大師卻有其獨特之處讓牠變成香港的唯一。

精英大師的神話要追溯至2003年,當時香港正陷困境,沙士來襲,經濟低迷,全城似被烏雲覆蓋似的。

在那個時候就算出去亦會擔驚受怕,世衛將香港定為疫埠,市民就算出門亦戴上口罩,公司相繼倒閉,失業率有升無跌。

我們一直依賴的旅遊業更見悽慘,別說香港被評為疫埠以致其他旅客不敢來港,就算是我們香港人去到其他國家亦不好過。

正正就在這個時候,精英大師以白武士的姿態登場,協助港人對抗一切黑勢力。

就算美國大蕭條時的Seabiscuit一樣,一匹不被看好的馬匹配上失意的騎師,偏偏就憑著不死的決心締造出驚人神話。然而精英大師、其練馬師告東尼、騎師高雅志、以及馬主施雅治在這方面的貢獻做得比特區政府還要多。那時候政府所搞的維港匯,耗資上億,至今仍是一個笑話。

反倒是精英大師每次出場都能上演好戲,馬主施雅治亦不甘示弱,在鏡頭面前大減大叫,激動萬分,偏偏這卻是因贏馬而產生的真性情。

精英大師 2

告東尼在騎師時代亦曾策騎過一匹神駒 – 同德,作為精英大師的練馬師,他形容精英大師為一匹更加出色而生長在不同年代的馬匹。

「精英大師激發港人精神,牠讓就算不愛賽馬的人都入場觀賞。牠討厭失敗。」

「就算是引領馬匹入閘,我們亦會讓牠最後才出場。在最初的幾次帶牠入閘,牠總是還未入閘就想跟其他入閘的馬匹作賽。」

「精英大師是一匹神奇的馬匹,極具爭鬥心,不斷進步,而牠的自信亦讓我們變得更有自信。」

精英大師 3

當南非騎師高雅志帶領精英大師在沙田取得17連勝的同時,全場馬迷似是跟他們一起作戰似的。

精英大師 4

當高雅志跟精英大師說:「兄弟,別鬧了,讓他們看看誰才是一哥。」之後精英大師隨即變成飛人保特,根本毋須借助馬鞭的幫助。

精英大師 5

「牠就是這麼聰明的一隻馬匹,對著周圍所發生的事有著高度警覺。」因為精英大師,高雅志亦成為香港其中一位最出色的騎師。

「平時與牠練習,牠總是最後才登場,似是知道自己才是大哥那樣。牠絕對是天王巨星,從沒見過一匹馬匹像牠那樣。」

精英大師 6

2004年,精英大師更以競賽馬匹的身份入選美國《時代》雜誌年度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

2003、2004、2005連續三年贏得全球最佳短途馬的精英大師,在2005年出戰日本,成功在安田紀念賽成為首匹香港在日勝出的馬匹,而高雅志亦在04及05年贏得最受歡迎騎師獎項。

「在日本出賽之前,精英大師以過江龍身分在練習賽道上英姿颯颯,似是要告訴其他馬匹他才是王者。其實我有點擔心牠這個舉動,不過告東尼則另有一番看法,然而事實證明告東尼是對的,最終精英大師亦拿下該場比賽。」

精英大師 7

精英大師甫一登場就一發不可收拾,締造出17連勝的神話,奈何花無百日紅,在第18次出賽精英大師僅以一個馬鼻落敗,高雅志續道:「不過牠沒有就此氣餒,仍想爭一日之長短」。

這個世界沒有長勝將軍,不過精英大師所帶給港人的精神卻是永不磨滅。

港人延續了這股精神,雖然現在精英大師已經退役不再作賽,不過精神猶在,其英文名字Silent Witness更受國際賽馬聯盟保護,永久禁止再次使用。

精英大師 8

精英大師 9

高雅志續道:「我曾到墨爾本去探望牠,我想牠應該沒把我忘記。」

「在香港比賽時,當我去到他的馬廄,牠總是會用牙齒扭轉我的帽子,這是我倆的小遊戲。」

「這麼多年來每次我們見面,牠總愛這樣鬧。」

「我相信牠一定記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