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能曾經這樣講過:「在快活谷賽作,就好像有上千人在你房中搞的士高派對一樣,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1

在星期三的賽事完結之後,羅理雅在Twitter上面表示極愛啤酒園的氣氛,於是又再一次引發大家討論,題目還是那個,就是為甚麼世界各位其他馬會總不能與香港馬會媲美。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2

那當然,音樂表演的節目其他馬會都有,但只是在賽事之後,偏偏這樣的安排就變得了無意義,場次與場次之間的空檔除了研究下一場的話並無其他娛樂,變相焦點純粹集中在賽事之上,那試問不喜歡賽馬的人又如何踏出第一步?「快活週3」則是另一回事,因為其現場音樂、主題、美食、甚至場地等等,各界人士就算不懂賽馬亦有大大個理由入場,而因為快活谷賽道與觀眾超近距離的原箇,讓這些本來無意接觸賽馬的人亦被這項刺激的運動逐步吸引,這就是香港馬會最成功的地方之一。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3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4b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5b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6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7

在啤酒園旁邊就是賽道,不是有騎師經過,這正好給予觀眾一個機會近距離接觸這些似是遙不可及的人物;而在另一邊廂沙圈那邊,有殿堂級專家Jenny Chapman坐陣,又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8

賽馬界的不同人物有著各自的方式去散發光芒,吸引各種目光,其實各位可能難以想像在不久之前,快活谷只是快活谷,與沙田又或其他馬場的差別就只有地點而已。

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與改革飲後,終於成就今時今日的快活週3,亦成功打造出自己的品牌。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9

有現場音樂,有定期活動,之後還有因為快活週3而特製的節目Finding Happy Wednesday,令快活週3的形象更覺玄酷。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10

去過去幾年,快活週3曾經請來不同音樂人,既讓他們有機會演出,同時亦讓大眾聽聽不同的音樂,當中不得不提的是駐紮在快活谷已有兩年的特定唱創人Ben Semmens,由威爾斯遠道而來,成功融入香港,亦讓現場觀眾為之瘋狂。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11

在這兩年多三年的時間裡面,Ben Semmens亦成功將他的音樂宣傳至不同平台不同觀眾,可見其實一個活動搞得成功,雙方都有所得益。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12

不同老土點都要講句,「天下無不散之筵席」,Ben Semmens終於都要離開。對於香港很多音樂人來說Ben Semmens有過一段令人夢寐以求的日子,而在Ben Semmens離開之後,快活週3找來風格截然不同的爵士歌手jennifer Palor,予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13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14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15

愛上快活谷的不單有Ben Semmens和不少香港人,就連本是馬壇中人的騎與練都熱愛無比,就好像郭能、韋達、告東尼、霍利時、方嘉柏,還有冠軍騎師潘頓等等,他們本身都是快活週3的粉絲,就如潘頓之前講過:「我等別喜歡在快活谷作賽,那條特別的賽道、那些觸手可及的觀眾、以至燈光、氣氛等等都讓我相當鼓舞。沙田可能會舉辦一些較高級別的賽事,但相對來說嚴肅得多。快活谷就一如其名字一樣,亦提醒我當初為甚麼要成為騎師,就是要尋找這種刺激。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16b

其實兩條賽道的路向各有不同,吸引的亦是不同的朋友,不過正正因為這些差別,才讓香港賽馬變得既能保留原汁原味,同時亦不斷有新元素加入。

如果閣下為超級資深馬迷可能都知道,外國的賽馬其實極度沉悶,除了賽馬就是賽馬,別無其他,所以外國的馬迷亦不時在社交網站上大吐苦水,可惜別無他選,亦得無奈接受。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17

守舊的人對於此舉可能很多意見,因為類似做法跟過往的背道而馳。其實這究竟是意見,還是怕自己固有的價值觀被摧毀?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18

無論怎變都好,香港馬會仍然保留著應有色彩,所以就算是老一輩的馬迷,他們去到快活週3亦不受影響,從來未聽過他們會鬧,這就是香港馬會做得得體的地方。

當然,要講進步空間還是有的,但縱觀世界各地,能夠吸引莫雷拉、韋達及潘頓等頂級騎師同時雲集的地方,除了香港還有哪裡?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19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20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21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22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23

正正就是因為競爭激烈,香港才愈出愈多好騎師,就是因為多好騎師,才愈能吸引其他精英來港競賽,不過事情還不止於此。

人紅自然是非多,亦會被人群起攻擊,馬會亦都一樣,不過明白人自然心裡有數,一間馬會能夠成為焦點自然有其道理,其他閒言閒語亦無謂理會太多。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24b

就好像潘頓所說:「在香港任何行業都要求做到最好,馬主們不單要有最好的馬匹、練馬師和騎師,在衣著及座駕方面亦有所要求,這就令到其他人都會積極向上,從而影響身邊其他人、以至整個香港,這就是香港的方式。」

相信羅理雅肯定最為明白潘頓所指,在幾經辛苦之下,星期三終於贏得首個騎師王,靠的就是自己的努力,而且還是在一個高手雲集的地方下贏得騎師王,當中的歡悅實非筆墨所能形容。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25

HAPPY WEDNESDAYS AND HAPPY ENDINGS  26